• 設為首頁
  • 加入桌面
首頁華僑華人

章瑩穎案嫌犯認殺不認罪是一場減刑豪賭

2019年06月14日 07:27   來源:新京報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字號:

  章瑩穎案嫌犯認殺不認罪是一場減刑豪賭

  - 觀察家

  兇案嫌犯克里斯滕森認殺不認罪,開始的是一場爭取“早點結案但輕判”的豪賭。

  備受關注的華人學者章瑩穎失蹤案,有了新進展。美國東部時間6月12日,伊利諾伊州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,坐上被告席的,正是此前公眾已鎖定的原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助教克里斯滕森。

  開庭后指定替被告辯護的公共辯護人塔瑟夫表示,克里斯滕森“對章瑩穎的死負有責任”,隨后他表示,2017年6月9日,被告將受害人騙上自己的汽車,駛回自己寓所,然后對章實施了強奸、虐待,最后在寓所衛生間用棒球棒殺害了受害人。

  在律師陳述前,助理檢察官米勒言簡意賅地概括了案件的新進展:“他綁架、強奸、殺害了受害人,并掩蓋了自己的罪行”,并將這些振聾發聵的斷語接連重復了三次。他還披露,被告承認自己在章瑩穎之前已殺害了12名女性,“只有連環殺手邦迪才堪比擬”。

  對此,塔瑟夫表示“這是檢方的誤導”,并強調被告在事發時“面臨一系列困境,包括濫用藥物、婚姻失敗,以及學業成績直線下滑等”。

  最關鍵,也最難為人所理解的,是時隔兩年終于坦承殺人的被告,何以同時又要堅決拒絕認罪?

  正如此前當地觀察家和法律界人士所多次指出的,被告是一名既冷血,又算計縝密的高智商罪犯。

  根據美國法律,定罪必須以完整閉合的證據鏈為依據,而非單純口供。被告通過律師承認綁架、強奸、殺人、毀滅證據,但否認有罪,而其證詞并非直接提供給警方或法庭,這就迫使警方、檢方不得不設法自行補齊證據鏈,否則難以將其定罪。一旦被諳熟法律的辯護團隊抓住破綻,就可能導致整個案件的“大翻盤”。

  但要補齊證據鏈,就要找到關鍵證據,而這些關鍵證據的鑰匙恰掌握在被告手中。很顯然,被告認定法庭、檢方和警方難以自行補齊足以將其定罪的證據鏈,如此一來,他就可以用自己手握的“鑰匙”和法庭、檢方討價還價,爭取以“認罪”換取較大幅度的減刑。

  盡管米勒助理檢察官當庭表示,已在現場找到一些帶有章瑩穎DNA的血漬,并尋獲了可能系作案兇器的棒球棒等物,但這些證據不足以構成置他于“死地”的“死鏈條”。正因如此,克里斯滕森才會肆無忌憚地宣稱“章瑩穎的家人就算刨地三尺也注定一無所獲”,才會充滿挑釁意味地“認殺不認罪”——就是我干的,你們能奈我何?

  很顯然他在豪賭,賭警方找不齊足以將他定罪的證據,賭自己毀尸滅跡的干凈利索。他也清楚,只要肯投入,天下終究不會有無縫的蛋——但這又是他另一項豪賭,因為案件拖延將導致巨額稅款靡費,拖得越久,法庭、檢方和警方所受壓力也就越大。

  雖然伊利諾伊州已廢除死刑,但聯邦層面畢竟還在,他被控的是涉嫌命案的重罪,拖下去對法庭和檢方不利,對他也未必有好處(難以獲得無條件保釋),還不如“攤牌”,看看能否獲得“早點結案但輕判”的理想結果。

  現在就看檢方和警方的耐心和作為了:如前所述,他們在兩年調查中并非一無所獲,他們當然要對法律的嚴肅性和稅款負責,但同樣也必須對可能多達13條的人命負責。

  曾有人總結稱,對付既冷血又心思縝密的高智商嫌犯,檢方和警方所能倚仗的只有兩件武器:努力自行查找證據關鍵點,或通過艱難的精神較量突破嫌犯的心理薄弱點。章瑩穎案顯然也需要從這兩點破題。

  就該案來說,時至今日,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,兇手離被法律懲治也越來越近,但其豪賭能否得逞,仍有懸念。究竟是魔高還是道高,恐怕也還得走著瞧。

  □陶短房(專欄作家)

【責任編輯:王嘉怡】
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僑寶
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Copyright©2003-2019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關注僑網微信
组三组六什么意思